找孩子的母亲

去年夏天,大概是9月吧,趁着中午休息时间去给爱机填盏闪光灯。在路过八一公园的时候,不经意的看见马路对面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无力的靠在公园的围栏下,她的胸口搭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我找我儿”。我好象被人敲了一下脑袋,有点晕。

看惯了中山路上那些连头皮屑都没有的假乞丐,却从没在路边看过这样无助的女人;看过很多“可怜人”写在街边白纸上雷同的故事,白纸边的小碗里照例会有些角票提示路过的人可以做点什么,却从未见过“我找我儿”这样简单却振聋发聩的白纸黑字。这个母亲看上去已经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却没有一点希望可以让她继续期待,她似乎也没有方向可以寻找,她斜靠在路边低下头,任由乱发遮住眼睛。她好象是死了一般一动不动。我在路边是见过死人的,在某个冬日的解放路立交桥下,当晨光还没有出现的时候,赫然在眼前出现一具只剩背心的男尸,他倒在自行车道边,手举着,好象抱住空气一样的姿势,身上飘着一些零钞,传说喝醉了的人冻死街头就是这样的。无论什么推理,这个人死之前似乎还在挣扎。而面前的这个寻找孩子的母亲却一点挣扎的迹象也没有了。在她的面前放着一瓶水,两个环卫女工隔着一段距离,怜悯的看着她。

有好几次想拿起手中的相机把这场面拍下来,又几次打消了这个念头。面对这样一个人,我实在无法去记录她的悲伤。今天由于看到柴静BLOG中一个关于“拍花子”(拐卖儿童的人)的文章,忽然想起了我见过的这个母亲。

时间过去有半年了,也许她的孩子已经回家,也许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他们母子相遇……她们在相聚时大概会好好的哭一场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