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姐夫”碍着了谁?

上次去麦德隆打货,牛奶柜台在搞促消。蒙牛1L装“买六送一”三十三块,光明1L装六盒二十八块,谁更便宜呢?我买便宜的。心里算了一遍又一遍,就是算不清楚,好不容易得出的答案就是:好象、似乎、大概……反正差不多!那就蒙牛吧!“你确定蒙牛便宜吗?”“确定!”我跟自己说。……发现人要是数学差劲,就跟王小丫一样烦。

当我抱起沉甸甸的牛奶转到速冻柜台的时候,商场的喇叭里响起了一个奶油气的女声,感觉好象严重鼻窦炎患者发出的呢喃:“我是芙蓉姐夫,每天每夜想哭,老婆臭名昭著,不行我也出书……。”然后是一大串什么“没见过女人”的什么词,大概意思就是说“我”没眼光,没见过女人,找了个芙蓉姐姐名声又不好。这感觉,就好象小朋友在墙上画了个王八,然后写上:“我叫XXX。”我不禁一笑:唱这歌的一定是个SB+怨妇。

首先这歌就不该女生来唱:你能是芙蓉姐夫吗?你……准备好手术的钱了么。歌中一大段什么“谢谢谢谢……”(具体没听清楚什么词),我想那唱曲的小丫头大概以为她找到了R&B的感觉,口齿不清得活象周杰伦。

这种歌词从头到脚都是纯粹人身攻击的小曲竟然能出版,能被追捧,能在麦德隆这样的洋鬼子卖场一遍一遍的放。我就不知道芙蓉姐夫碍着谁了,要忍受这些无聊小辈编歌骂了一遍又一遍。当那唱歌的丫头蘸着口水数钞票的时候,那无辜被骂的“姐夫”一点声音没法发出来。他不就是喜欢了一个他认为值得喜欢的女人么,用得着你们这么些雌性动物这么攻击他?莫不是养在深闺的怨妇,看不得帅哥与不如自己的女人来往却不待见自己,于是怒了,要骂了,考虑到“骂”有失一个怨妇的体面,于是就唱了。其他的怨妇一听挺得劲,于是乎怨妇集体发镖了。

说到芙蓉姐姐,我也搞不清她又碍着谁了。不是有那么多人出书、收钱开讲座,告诉别人自信是个宝?狂自信的芙蓉姐姐至少坦白,把自己的劣势都敢于展现出来,作为一个社会的人,至少她是“安全”的。心理学我没机会研究,我不知道是否当人遇到一个“安全”的人时,就会释放出无限的优越感。而表达这种优越感就是用能用到的一切手段去贬低这个没有反击可能的人。当我知道“芙蓉姐姐”是怎么一桩事的时候,我也很“寒”,随后当有新图片新事迹的时候,我的感觉就是不忍再看。我很奇怪为什么有很多人说芙蓉姐姐该骂,“真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但是有芙蓉姐姐新消息的时候,眼睛里竟然会冒出火花,然后夸张的笑着看完,然后是照例的大喊“恶心”“讨厌”!

最变态的事情是在看到一段介绍“新芙蓉姐姐”程菊花的短片。当程菊花把舞跳完的时候,台上笑得最厉害的是一个太监,一个叫金星的舞蹈太监。我不知道这个变性人怎么能笑得这么灿烂,在我眼里他比程菊花恶心百倍,可现在他竟然在取笑她……。

人的本能总是很关心别人对自己的评价,这关系到你在生存竞争中是处于优势还是劣势。从众人评价“芙蓉”的这个案例中,我总觉得这种社会反应表示了一些什么,也许它会有一些借鉴意义的,这种意义远胜于那些书本告诉你的“正确的事”。

可是我无法表达这种感觉。面对价值问题,评判标准,我就象买牛奶一样迷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