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兄弟》费力、破财、伤心 ★★☆

看《钢铁侠》的时候很意外看见这张海报。《葫芦兄弟》都22岁了,难道出了剧场版?我点着海报说“这个,要支持一下。”

神奇的小山子同志在遥远的高新区向“群”众发出了响亮的号召:“提供十张换影券,自备交通工具来取”。为了赶在欢骑士之前抢票,下了班就坐602去了高新区。哪晓得在卫生的文明的南昌城,锐意改革的钱景无限的公交公司的高级旅游线路车竟然会出现半路驱赶乘客的事情。还没到站,司机就把剩下的客人驱赶下车:“总站我不去了,就在这里下”。本来下车想看看车牌号码,哪晓得车背必须喷车号的规则对公交是无效的,瞪眼看半天没看见车牌。有一对母女下车就迷路了。好在我有电话,唉!伟大的亲民的公交公司有网上投诉,我投诉了这车,提供了特征和时间线路,但是……就算这是打了个屁,那么公交的投诉处理机构大概也不会闻到味道的。

最近喜欢抱窝下蛋的露肩同志如期地又下了个蛋,没老婆管但依然恋家的欢骑士回家吃饭,于是为了赶这场电影我去了过桥米线。酸辣面很辣很有味,趁找钱的当我又来了两口酸辣汤……结果,今天我不敢出门。

影院里,坐在我旁边的是个带了两个小孩的妇女,她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我和身边这位貌似学生崽的男人:“这么大的人还看动画片?”无语。

当大厅暗下来的时候我暗叫不好:三家出品公司,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竟然排在了最下面,这说明该片肯定没花什么精力在制作上面。果然……什么全新配乐,什么全新特效,还有那传说中的三维技术……狗屁,就是拿老片子出来放。唯一重新制作的,大概就是这张电影海报了。可能是为了照顾小孩的听力,这片子声音特小,小得不努力就听不见。原本为电视机准备的制作水准在大屏幕上看简直是肥佬穿芭蕾裙,什么难看的都突出来了。《葫芦兄弟》我其实只有模糊的印象,而且当年看的好像是一本书,不过欢骑士记得特别清楚。影院里满是儿童的喳喳声,起初碰见妖怪的时候还能听到他们一致的惊呼,到后来……几个调皮点的孩子干脆跑到大银幕上去跑去跳了……身后一个稚气的孩子几乎是乞求的声调“爸爸,我们回家吧!”……1个多小时的疲劳战确实够难为他们的了,我这才明白为什么《葫芦兄弟》是一部连续剧。剩下的时间,两个年逾三旬的老男人几乎是在评点着这部曾经准备瞻仰的动画片其实有多少处不合理的剧情设计、绘画的检查工作是如何的粗放。

这样的片子,55元。如果他这次发行很赚钱,那也之能表明商业策划(或者说“欺骗”)的成功。

其实,中国动画的辉煌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就走了。它大概不会再来了。

以下是影片的宣传文字: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1986年动画片《葫芦兄弟》走进了千家万户。时隔二十多年,这部经典动画的电影版,经过全新的配音、音乐、特效等再度艺术加工之后,即将于2008年“六一”儿童节与广大观众见面。

编剧姚忠礼认为,电影版《葫芦兄弟》把原来总是十分钟一集,最后留有悬念,改变为有起承转合的完整故事,成功地浓缩在80分钟里,让观众一气呵成地欣赏七个葫芦娃与妖精之间紧张激烈、富有童趣的斗智斗勇。让观众告别“请看下集”,一次过足瘾。


导演:周克勤Keqin Zhou
编剧:姚忠礼Zhongli Yao
影片类型:动画
片长:90分钟
国家/地区:中国
对白语言:汉语普通话
色彩:彩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