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的未来没有那么乐观

屠呦呦获诺奖从成果和影响来说,实至名归。但是把这说成中医药的胜利就有点过了。

image

据说当年为了支援热带友军与美帝的战斗,国家启动了研制抗疟疾药的工程。传统中医有用蒿治疗疟疾的记载,所以有一部分学者把提取蒿中有效元素作为了研究目标。最终提取出青蒿素,但是研究、提取的过程都是现代药学的方式。实际上,煮沸草药喝下去的传统方法对疟疾的效果并不理想。

“中药获得诺贝尔奖”的理论是一种捧杀,中医药现在更像是一门生意。前几天感冒仔细看了下维C银翘片的成份,表面看是银翘加维生素C,但其实“对乙酰氨基酚”、“马来酸氯苯那敏”才是有效成份(这两种药的别名分别是扑热息痛、扑尔敏),是彻头彻尾的西药。这两种药对缓解感冒症状非常有效,但是却很便宜,是典型的低价好药。药商如果卖这种感冒药,估计广告费都赚不回来,于是感冒药纷纷抱住了“中西结合”的幌子。再看看一些所谓中药感冒冲剂,发现基本都有这两种成分,没有这两种成分的基本没有什么作为。

中医药有自己的一套哲学系统,实践中的有效性也不容彻底否定。就好像在数控机床统治的年代,仍然需要牛逼的钳工手艺。但是要在西式教育模式下出一个牛逼的中医,难度确实挺高的,这个行业李鬼太多了,于是真真假假地成为了一个江湖。一个真正的中医,基本也很难登上台面,即使屠呦呦这么牛逼,至今也不是院士,据说很多头衔都因为她致力于研究中医药而没法解决。

屠呦呦的获奖势必又将引起关于中医的讨论,诺奖是一次难得的正名机会,但是中医药的未来依然没有那么乐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